树下肉松熊

码字复健中。绘画进步中。高考准备中。

【周江周】正确地掉落节操/平行世界

哦头脑中的东西一冒出来不写不开心……不行啊快剁手……


        联谊,说起来也就是把男人和女人放在一起任人类的本性发挥罢了。如果讲求原则,看别人小姑娘小伙子聊得挺好就没人再去打扰他们,每次联谊之后都能诞生很多新情侣,开始他们或长或短的虐狗人生。

        像江波涛这样的人当然是联谊中的香饽饽,他用他那熟练的交谈技巧,恰当的幽默和赞美赢得了荣耀大学不少少男少女的心——当然少男基本是冲着少女去的——是每次联谊会的必邀人物。而江波涛虽然不是去猎艳,但随着人脉资源的力量被进一步重视,他还是乐得多认识些人的,于是也是联谊常客。至于为什么他参加了这么多次联谊却还是一只快乐的单身鳖,就不得而知了。这次联谊他本想拉着周泽楷一起,却被拒绝了,江波涛至今还觉得对方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忧郁。

        话题回到联谊上来,虽说他能和别人聊得很好,但聊得是否深入还是另一回事。今天他竟真的遇到了人生知己,还是个女孩子!加油吧江波涛,从此以后你也可以虐狗了!小江在内心默默给自己打气,将二人的话题深入到新的层次。

        女孩长得挺漂亮,人又较小,显得精致可爱,是江波涛喜欢的类型,但随着话题的深入,江波涛却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想和这个女孩发展一段关系,否则凭他这技巧还不早早地聊到人生,聊到梦想,聊到春宵一刻值千金(划死),聊到两个灵魂的互相吸引?为什么话题就跑到他们这门学科在世界上的新进展了呢?!

        江波涛疑惑了,眼神一飘忽,却正对上周泽楷。

        ——小周似乎说过他不来参加?

        他突然发现,自己读不懂周泽楷此时的情绪了。以前和周泽楷呆在一起,并不是刻意地,江波涛总能或者模糊或者清晰地感受到周泽楷的情感,但今天这种默契好像被什么无形的屏障阻隔了。周泽楷站在那里,看着他,虽然是熟悉的英俊面容,却格外像个陌生人。

        江波涛本能地觉得危险。

        他并未察觉,自己之所以那么明白周泽楷,是因为周泽楷自己愿意剖开自己呈现在他的眼前。

        突然,周泽楷眼睛里似乎有什么光芒跳动一下,朝他大步走来,走到他身边时拉起他的手腕。江波涛不明所以,只能先向妹子说句抱歉,跟着周泽楷走出了门。

        江波涛克制住诡异的不安,用故作轻松的语气说道,“你怎么来了,小周?”

        一片昏暗中,周泽楷久久地,沉默地凝视着他。就在他想再说些什么时,周泽楷突然拉近了两人的距离,江波涛下意识地后退却发现无路可退,被周泽楷顺势按在墙上,吻住了嘴唇。

        “你——”江波涛话语的尾音消失在唇舌缠绵之中,周泽楷根本不给他反抗的机会,侵略般地加深这个吻。由于距离太近,江波涛看到对方微闭的双眼和轻颤的睫毛。但江波涛以前没有过经验,现在也不像周泽楷一般押上自己所有的决心,竟觉得自己被吻得发软,差点深陷其中。

        当周泽楷的嘴唇离开他的时,两人都是气喘吁吁,嘴唇红肿。紧接着,他就看见周泽楷的脸在昏暗的环境中也特别明显地,刷地红了。

        江波涛:……

        你害羞个什么劲啊!被强的人是我好吗?!你刚才那十足的攻气都去哪儿了?!现在我好像还要安慰你这些都怪我咯?!

        但冷静之后他倒是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

        喜欢,占有欲,醋意……所有在吻中传达的信息都被梳理清楚。不过纵使江波涛还能冷静地分析,这种富有冲击力的事实也让他暂时不知如何回应。他只有假装潇洒地擦擦嘴唇,又拍上周泽楷的肩膀,“先回去吧。”

        周泽楷震惊了!以前居然没看出来江波涛是个渣啊!就这样面不改色地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这得多有经验?!但他是周泽楷,是个情窦初开就发现自己喜欢男人的少年,最终的想法兜兜转转,还是落在了他以前曾经想过的结果上。

        ——纵使他向江波涛表白心迹,两人表面上的关系也不会陷入尴尬境地,因为江波涛是个很有分寸的人。但他之后的所有行为都仿佛有了目的性,在受到对方不留痕迹的躲避和拒绝后逐渐心灰意冷,直到最后两人分道扬镳。

        不,他还不想……至少……

        在江波涛刚转过身准备往回走时,周泽楷从背后抱住他。在刚才的吻之后散去的周泽楷的气息重新笼罩回身边,让江波涛身体一僵。

      “江……喜欢。”

        从前他说话有江波涛帮忙补充,倒也不觉得话少是什么缺点,但此刻满腔的情感汹涌不息卷起惊涛骇浪,能传递到外面的却只有细小的一串水流,生涩而乏味。周泽楷第一次觉得如此无力,想告诉他自己的深情,自己的嫉妒,自己的挣扎与抉择……却都被阻断在喉咙里,无法表达。

        可江波涛没有打断他的意思,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我喜欢你。”周泽楷重复,似乎在努力想着更多的话。“想和你在一起。可以吗?”

        至少他曾坦率地说出爱意。

        江波涛有点儿抖。他用手拨开周泽楷环在自己身上的双臂。

      “让我想一下吧。”最终,他只能这样说。


周泽楷听黄少天说,追求就是要简单粗暴。

果然窝心中他们是没有攻受区别的。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