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下肉松熊

码字复健中。绘画进步中。高考准备中。

【高王】仙境漫游记(中)

看来控制长度的野望成真了呢!

由于设定削弱了队长和期待很高新人的感觉。

—————————

       几乎所有考生都有过类似的经历——人在考场身不由己,越是需要仔细思考运算越会在脑内爆炸出“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金坷垃好处都有啥谁说对了就给他”等彩色弹幕。比如现在……

      “不要总想着驾驭魔法,而要努力与它融为一体,让它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王杰希在魔道学者这个职业自成一派简称意识流,强调天人合一的精神,“你听到扫把因你的情感而产生的共鸣了么?”

       不,我完全没听见。高英杰不敢把大实话说出来,干脆闭上眼睛体会他导师兼队长的境界。有一个声音从内心深处慢慢升起来,越来越嘹亮——

      “我在遥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地飞翔!”

       不对吧这!怎么出现这首歌了赶快用个高大上的曲子把它刷下去——他还没想到这新曲子,身下的扫把猛地一颤,晃晃悠悠地升了起来。没有带来想象中的剧痛,倒像是被空气托起来的。

      “很好,下面控制它的方向吧。”

      “Left!Left!Right!Right!Go!Turn around!Go!Go!Go!”

        只见扫把像抽了风一样舞动。

        王杰希大尖帽上的星星耷拉下来,撞得帽檐一晃。也不知这菜鸟少年做了什么,扫把竟越飞越高,王杰希只得拍拍自己的扫把飞了上去,向那只欢快飞舞的扫把洒了一把寒冰粉。“没Buff·癫痫·小扫把”吧唧一声摔了下去,而高英杰则被他拽住了手,站到他的爱骑扫把灭绝星辰上。

       高英杰站在扫把上——虽然很平稳,但身处高空而脚下的实物只有一根扫把棍的感觉实在太可怕了。他也不敢去再拉王杰希的手,只好死命抓住他斗篷的一角,让视野充满深色的斗篷。

      “没事,不会掉下去的。你比自己想象中更能适应,自信点。”似乎是感觉到他的异常,王杰希出言安慰,“你体内有很强的魔法波动,但没经过系统训练吧,刚刚是怎么操纵扫把的?”

       居然要回答这么丢人的问题……但眼前的这个人,如果是他的话,应该不会嘲笑自己吧?“在心里唱歌。”他屏蔽了那些曲子是不由自主弹跳出来的事实。

       对面的男人眉眼一弯似乎很愉悦,“很有特点的方法。在这里只有少数特定的曲子有魔法效果,你还没太接触魔法就能运用了啊。”这话说得高英杰一阵紧张,但王杰希并没有揪住这个问题不放,“既然这样,你也来不及入门了,不如——第一关消灭的小怪已经向这里聚集了,你先把他们干掉试试。”

      “队长,系统提示里似乎说要两人合作……”

      “哦,这样。”王杰希动动嘴唇不知念了什么,身边飘起无数金色的光球,在光芒中他从容淡定地操作着魔法,宛如神祗。一个小光球突兀地冲出光阵,拐出诡异的路线后直接穿过一只鸟型小怪的胸膛,小怪尖叫一声,身体以光球为中心向四周延展着消散成灰。

       高英杰愣愣地看着这一幕。“这真是……太神奇了。”他的眼神从小怪消失的位置转回王杰希本想表达自己的赞叹之情,却见刚才的光球已悉数消失,其他小怪一个都没少,而王杰希站在自己身边,用眼神告诉自己合作里我的工作完成了,剩下的你来。

       ……别这样!!!

 

       五分钟后,捡回自己扫把的高英杰小同志泄愤似的灭掉了系统要求的五十减一只怪。

      “恭喜完成初级任务。任务变更,当前任务为:取回马蜂窝里的戒指。”

      “这任务好奇怪。”高英杰质疑,“森林里不可能只有一只马蜂窝吧,也没有提示马蜂窝的所在地啊?”

      “没错。”王杰希斜靠在自己的扫把上,视线向上一斜就看到一只,“依照惯例,你需要一个一个捅。”

      “那马蜂会蜇人吗?还是说它们也是怪的设定?”

      “是怪,不过攻击方法就是蜇人。也许这是为了练习新人的反应能力吧。”王杰希看着高英杰时阴时晴的纠结脸色觉得很有趣,“至于后果……”他拿扫把头干脆地把那个马蜂窝打掉在地。

       会死的!眼看着马蜂从窝里蜂拥而出,扰人的嗡嗡声充斥四周,高英杰拿起扫把准备应战,却突然意识到这种大小的怪根本不应该用单纯的物理攻击,而应该用王杰希刚才说的魔法。

       可他没有教我啊。

       想到这里已经晚了,高英杰先拿扫把四下挥动总算拍死几只,可敌手数量太多又太密,很快他就觉得自己身上一疼,紧接着疼痛处又增加了——他回头想去看王杰希,王杰希就站在他身后不远,看不清表情,不过却没有一只马蜂飞到他那边。

       不对,肯定不对。王杰希是想提高他的能力,还是置他于死地呢?!

       突然,高英杰觉得自己身边跳出一个光球,就和当时王杰希使用的一样,甚至更亮一点,它飞快地穿透一只马蜂,紧接着穿透其它几只,可惜由于还不熟练,这个唯一的救命光球只存在了几秒,马蜂再一次涌了上来……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完蛋的时候,一片黑暗从刚才王杰希所在的地方席卷而来,灵巧地把他从马蜂群中裹起来带走。在黑暗从眼前褪去后身边早已没有什么马蜂,他躺在一片草地上,耳边是涓涓的流水声。

       他想爬起来,却发现自己刚才被马蜂叮咬的位置一碰就疼,只能将头转到水的方向。王杰希正在河边背对着而他,不知在做些什么。他把斗篷和尖帽都脱到一边,里面的衣服勾勒出一个健康的身形。

      “那个……”高英杰开口,却不知该怎么开口。王杰希救了自己,按理说自己不该猜疑他,但刚才马蜂袭来翻滚起的恶意又太浓烈,他分不清这个男人是敌是友。

       希望是后者。

       王杰希听到了他的声音,似乎要转过头来,却在中途停住了。男人的方向传来一声叹息。

      “对不起。”

       声音不大,却准确地钻进高英杰的耳朵里。

       他沉默半晌。“能告诉我原因吗?”

       王杰希转过身朝高英杰走去,手里拿着一罐不知是什么的透明膏体,在他面前盘腿坐下,用手蘸一点涂在他刚才被马蜂蛰到的部位。他专心地盯着那点涂抹面积借此躲避高英杰的眼睛,“是我个人判断失误。等一会儿你消了肿,我送你回去吧。”

      “你怀疑我。”陈述语气,“我确实可疑,也没法证明自己的身份。既然你早就知道我不是什么新人,为什么不拆穿我?”

      “我只是奇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

      “啊?”

       王杰希又涂了一层,笑道:“微草里所有人我都认识,何况‘高英杰’是个耀眼的新人,我们早就接触过了。”

        高英杰抓住重点,“你是说这个世界里原本也有一个‘高英杰’?”

      “当然。系统没那么先进,猜不出你叫什么,如果你告诉他你不叫高英杰,就会被系统排斥出去。你有这么多疑点却都被系统放行,那么第一点可能,你是敌方的,不过他们应该伪装得更像,即使剑走偏锋也不会在刚才的马蜂阵里束手无策。第二点可能,”王杰希的目光透过细碎的刘海与高英杰相对,“你也是高英杰,但可能是某个平行世界的人物。接受这个设定可真有点困难。”

       他明明很轻易地接受了这个设定!连自己这个坐公交车穿越的人都不太相信这是真的!话说一个世界同时存在两个一样的人真的没问题么?为了保证对话的正常进行,高英杰吞下这些吐槽,“我是坐公交车——就是我们那里的交通工具——不小心来到这里的,路上有一个画着箭头的牌子,不过方向不是固定的,一碰就动。”这时治疗蛰伤的药已经涂完了,他干脆也学着王杰希盘腿与对方对视,大眼瞪大小眼。

       王杰希直接省略了皱眉思考这个环节,显然他并不是这方面的行家。“一会儿回去问问复升。”见高英杰似懂非懂地点头,露出他偶尔见到的那种茫然,王杰希忍不住揉了揉少年的脑袋。“现在才说实话?是之前觉得我太可怕了么?我认识的小高可是个诚实的孩子。”

      “你不是也怀疑我……”头上传来温暖手掌抚摸的感觉,蹭得头发有点痒,少年本想理直气壮反驳的声音也弱了下去。王杰希的手离开,他下意识地想要再碰碰头顶,伸出手却发现刚才被咬的大肿包已经完全消失了。“话说,我抹的是什么东西啊?”

      “驱散粉兑水。驱散粉不仅有驱除增益效果的功能,还可以防蚊虫。”

      “——所以你才不怕马蜂?”

      “当然。”不知是不是错觉,王杰希有点小得意,“魔法也是要靠经验积累的。”

       这么好!马上就入夏了求打包驱散粉一大米袋!

       太阳已经在天空上缓慢挪了几步,现在光芒正好把高英杰整个儿圈了进去。他起身抻了个懒腰,脸上洋溢起少年的活力。“既然不用躲马蜂了,我们再去找找戒指吧。”

      “嗯?”王杰希挑起较大那边眼睛的眉毛,“你不回去了么?”

      “来这里一趟挺不容易的。我想把这件事做完。何况……不,没什么。”高英杰灵机一动,凑到王杰希眼前去摆出来一个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无辜脸,“队长你觉得我很麻烦吗?”

       王杰希沉默了,或许是受到会心一击的缘故。

       高英杰看着王杰希把斗篷和兜帽重新装备好,在前边叫他跟上,立刻小步跑了过去。

       王杰希和那个高英杰也许不只是认识这样简单,就像他察觉到自己的一阵奇怪悸动。

       你的世界里也许已经有“我”了,但我的世界里,还没有“你”。

       或许我们有缘遇到,或许永不会。那么请允许我,用这最后的时间与你共度。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