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下肉松熊

码字复健中。绘画进步中。高考准备中。

【周江周】正确地掉落节操(三)

没想到小杜明存在感这么强烈!小杜明太有趣了!

——————————

       校园里偷偷溜进来两只野猫。白色那只来得较早,江波涛第一次看见它是在初春夜晚穿越灯光昏暗的操场时,它迈着慵懒的小步子跟了他一段时间。江波涛一开始还寻思着以前没发现自己有这么大魅力啊,直到回宿舍后正写论文的方明华接过他买的鸡腿大啃他才反应过来。

       后来又有只黄猫活跃在校园的另一角落,但它怕人,所以江波涛和它接触的机会并不多。直到某天学生会里的姑娘告诉江波涛,她看见这两只猫在阴暗的器材仓库里啪啪啪……

      “人不如猫。”江·单身狗·波涛对天长叹,而学生会长和方明华则同时把手搭在江波涛两边肩膀上。“那么,我要去寻找爱情的春天了,请两位继续为建设伟大学生会做贡献。”说罢开门欲走,留下一个他觉得很帅而其他二人觉得无比悲壮的背影。

       次日,江波涛起得很早——美好的清晨能带来美好的邂逅,不是么?——当然不是,今天 刚好轮到他去图书馆占座。从宿舍到图书馆的路上有一处隐蔽的猫窝,从粉红可爱的外形来看是喜欢猫的女孩子买的,而今天那里极不和谐地蹲了个高个男人,穿着T恤和短裤,默默地盯着猫看。

       不是可爱的女孩子啊——江波涛感慨,但他还是走过去熟络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那人似乎并没注意到有人接近,吓了一跳,回头见是江波涛才松了口气。“早啊,小周。”江波涛友善地笑了笑,端详起眼前的周泽楷。他应该刚晨跑完不久,白皙的面容上还留着没褪去的潮红,眼睛湿漉漉亮晶晶的。他勾起唇角,嘴唇的颜色也因锻炼比平时鲜艳很多,“早,江。”

       江波涛本想再说点什么,却见周泽楷冲他眨眼的频率突然加快,似乎想和他说话,便耐心等下去——他话确实少,想和人以正常频率交流还需要多加练习。不过没关系,现在还有时间。

      “江,有吃的么?”周泽楷朝猫的地方抬抬下巴,“给它。”

      “只有玉米,没肉。”江波涛故作遗憾地耸耸肩,“如果我没记错,经常会有女孩子给它吃的,可能现在也不饿吧?”

      “可它瞪我。”说着,周泽楷试探性地伸出手碰了猫耳朵,白猫耳朵条件反射地向后一抖,脑袋猛地凑向周泽楷似乎要把他的手指咬下去,原本半眯的眼睛瞪得溜圆,直勾勾地盯着周泽楷。

       江波涛乐了,小周难道是怕自己被嫌弃而想讨好那只猫吗?他也伸手出去,不过巧妙地避开耳朵而轻轻抚摸白猫的头顶,白猫甚是满意地超江波涛手心里拱了拱,还打了个哈欠露出一嘴牙花子,这才把小脑袋重新贴回前腿上。耍帅成功!他得意地望向周泽楷,却见对方漂亮眼睛里写满了“天啦噜”“帅居然对猫没用”“累不爱”等内容,只好顺毛道,“那个,小周你也不用太难过,毕竟我这么有魅……”眼瞅着周泽楷脑袋顶上的弹幕要刷成防护罩了就连忙改口,“我是说耳朵可能是这猫的敏感点,不喜欢让不是伴侣的人摸到吧?”

      “伴侣?”

      “你还不知道么?就是那只黄猫,以前有人看到过它们……谈情说爱。”好险啊,差点就说出了会被屏蔽的内容。

      “真好。”周泽楷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这回倒是学乖了,摸摸猫的背脊。白猫没什么激烈的反应,尾巴倒是一翘一翘的,甚是悠闲。这时,猫扭了一下身子,露出藏在身子下面的一张粉红色的卡片。

       这是什么玩意!周江二人的注意力瞬间转移到卡片上。卡片长得很精致,粉嫩嫩的似乎很得女孩欢心。翻过卡片,是这样一段话。

      “想与你共同沐浴朝阳的光辉,想与你并肩享受世界的优美。你迷人的双眸如网缠绕我的心田。如若相遇的缘分是上天注定,请你做我永远高贵优雅的公主。”

       江波涛:“……”

       周泽楷:“……”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鬼啦!虽然这里理科男占绝对主流,但谁能写出这种灭绝人性的东西啊!而且丢在猫窝里算是什么!

       周泽楷突然开窍了,看看卡片的内容,再看看猫。

       江波涛也学着周泽楷的样子,看看卡片的内容,再看看猫。

       白猫半眯着慵懒双眼惬意地趴在那里,身体曲线尽情舒展,高贵优雅。

      “是不是能理解为,一个猫控对猫的深情告白?”江波涛无法接受这种设定,声音都打弯了。

       周泽楷完全不否认这种可能。“笔。”他对江波涛说。

       江波涛没法理解对方的脑回路。

      “自习,不带笔?”周泽楷歪着脑袋,刘海斜斜地垂在额头上。江波涛总算明白了,拿出笔递给对方,虽然有点好奇对方是怎么知道他要去自习的,但此时更重要的是周泽楷开始在卡片上写回复了,那是一句——

      “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周泽楷的字漂亮洒脱,和上面那一排略显幼稚的字体一对比更是出色。晨风轻轻拂过那行字,带着春夏交替时的俏皮与温柔。

       这卡片,是要变成表白墙的节奏么?不对吧为什么宁可跟猫表白啊?!江·单身狗·波涛表示受到了成吨伤害。

 

       上回提到,学生会组织的官方活动有一个叫中国梦主题演讲比赛,由于是官方活动,学生会也想在这场比赛里努力拿奖,于是这个重大责任就落到了传说中的最帅新人——周泽楷身上。

       当江波涛摆出一副沉痛得快哭了(绝不是喜极而涕)的表情把这个消息告诉周泽楷时,周泽楷是拒绝的。在江波涛拿出校报BBS头版等东西告诉他早已霸王硬上弓时,周泽楷也是反抗的。

       直到杜明兴冲冲地闯进来,意气风发,头发被吹得乱七八糟也不挡浑身冒出的粉泡泡。“我女神给我回信了!!!”他手里拿着一张粉色卡片,得意地在学生会办公室里转了个圈,停在江波涛面前,“很快她就要投入我的怀抱了!”

      “杜先生不要激动,据我所知,你的女神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江波涛给他泼盆冷水,“你怎么知道是她给你回信了呢?”

      “回了!你看!”杜明把手里的粉色卡片举到江波涛眼前,“咱学校里不是有两只猫吗,她每天早上都会去逗猫的!我就给她写了这个!怎么样是不是有点小浪漫!”

       江波涛:“……”

       周泽楷:“……”

       完全不浪漫好吗!

       那张粉色的卡片,上面是杜明用尽所有心力写出的完全不浪漫的话语,下面是周泽楷大概以为是表白墙而跟帖的一句话。此时新大一纯情少年杜明同学,正觉得这卡片上残留的是女神的香水味而并非野猫好些天不洗澡所留下的什么东西,是女神抛给他的橄榄枝,是爱和希望!女神的字也是这样清新脱俗!

      “那个,杜明啊,我觉得现在追女孩要简单粗暴,你想想自己写的这些内容,加上放在猫的身边,没准人家以为是写给猫的呢?要是真写,不如写些露骨个性的,”江波涛搭上杜明的肩膀,为他默哀。

       谁料杜明坚持,“不,她不是那种世俗的女人!”

       ……当他没说!江波涛又钻回去和周泽楷商量要不要暗示杜明卡片内容的实际来源,这时很巧地,有人礼貌地敲了敲学生会办公室的门。

      “请进。”现在学生会长不在,江波涛成了最大的官,要认真营造形象。

       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女孩。女孩高挑瘦削,由于剪了短发而露出整截白皙的脖颈,穿着简约而不简单,看得出都是名牌。时节已入夏,女孩露出的腿又细又长,走路带点轻盈跳跃。“你们好,叶修老师让我把这个送来。”女孩把一个牛皮纸袋放到学生会桌子上,手指尤为好看,像是优雅钢琴家的手。

       杜明的心悸动了!这女孩,正是他入学以来就一直喜欢的女神,名叫唐柔。杜明眼光还是不错的,两人也颇有渊源,只是唐柔本身不记得了而已。杜明觉得这是他人生的重要转折点,女神会注意到他,主动对他微笑……

       只见唐柔转向了周泽楷。

       周泽楷不知所措,因为随着唐柔的转身,这房间里其他人的视线都汇聚在了他身上。

      “你是叶修老师提起的那个很有实力的学生,周泽楷么?”见周泽楷茫然点头,她继续道,“我会赢你。”

      “……?”周泽楷接收到江波涛发出的不能输在气势上!用你的实力压她一头!等讯息,意识到他们在针对演讲比赛的事情。联系着这些日子在学生会学到的东西,露出一个笑容。“我也不会输。”他说。

       天哪小周自信多了!成长令人欣慰!江波涛美滋滋地在内心将这些成就归功于自己,直到唐柔告辞,才发现杜明身边的低气压。

      “——周泽楷!我要和你决斗——”

———————

当然,我们并不能指望非武斗派打出什么结果。

唐柔:都是叶修的错,怪我咯?奇怪,怎么听见玻璃打碎的声音。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