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下肉松熊

码字复健中。绘画进步中。高考准备中。

【百日高王DAY8】关于他们的QQ备注的变化

然而整篇文章和备注变化并没有什么关系。

越往后越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0.

        时间能改变的太多了,曾经彻夜摩挲着五脏六腑的蚂蚁群赶往下一个年轻的灵魂,曾经燃烧了整个世界的火焰化作傍晚染上天际的橘红,对往昔记忆的回味也只剩下流于唇角的微笑。

        高英杰点开自己QQ分组中显示着1/1的那组,王杰希的名字安静地躺在那里,和那些除了逢年过节就永远不会跳动起来的名字一对比,显得特别和谐。

        他不由想起了一些往事。

1.

        高英杰以前总喜欢视奸王杰希的空间,在他自己还是个训练生时就这样了。空间和微博不同,由于知道的人大多是亲友,互动起来也生动得多。身为训练营的优秀分子,高英杰自然有办法弄到王杰希的QQ号,每天都不定时地看看大神新动态调剂生活顺便憧憬未来。当然,事后删除访客记录。

        他的室友不止一次地对他说,你怎么不干脆加他好友呢,每天这样累不累?是男人就拿出点勇气来!

        他一边刷着王杰希的动态一边对室友说,我觉得你应该先把脑袋从我肩膀上拿下去。那你为什么不去加他好友呢?

        室友垂下脑袋,十六七岁的少年身材显得有些单薄。“我又不像你一样有天赋……王队根本不知道我这号人吧。”

        高英杰不知自己是否该安慰他,于是晚饭去食堂给室友多打包了个鸡腿。

        即使如此,他还是没下定决心加上好友。一句话的事也要辗转上千八百遍,这就是青春嘛。

        日子又往前走了一阵,王杰希明显对他青睐有加,表面上关系一天赛一天地闪瞎单身狗,就连鸡腿也贿赂不了受伤的室友了。然而高英杰还是只能每天视奸王杰希的空间。他一直以为对方不知道,直到某天训练将要接近尾声时,早早地完成了训练任务的他顺手打开王杰希的空间,还没看多久,顶端就提示他有新动态。

        高英杰有点疑惑,以前这个时间王队从不登空间啊。他赶忙刷出了那条动态,只见说说上写着:

      “如果看到这条说说,证明你没认真训练。”

        高英杰:“……??!!”他几乎是下意识地转头四处寻找,在一群埋头苦练的小孩中间就像往鸡群里撒一把小米之后仍然昂首挺立的小公鸡一样突兀。他最后在隔了自己两排电脑的后方找到了养鸡人……哦不王杰希,对方正有些好笑地看着他,连那双大小眼的线条也比平时柔和了些。他们视线相撞让高英杰腾地红了脸,手忙脚乱地回头关上网页,连访客记录都没来得及删。

        事情显然没完,当天晚上他就被传唤到竞技场,在一群微草神ID的围观下被王不留行骑着扫把从天上拍到地下,围观的神ID们还煞有介事地一句接一句,主旨都是被队长虐得这么惨看来没有好好训练啊!对这样懈怠还痴汉般视奸队长空间的新人一定要严厉调教!

        可怕的是,在他们这一番唠叨之后高英杰觉得自己被虐得一点也不冤……就像小学老师罚开小差的学生站到教室后方一样理所当然。至于发现这些话根本就是王杰希故意放纵他们说出来的,那都是很久很久的后来了。

        他在验证消息里打上我是高英杰,然后就像文手卡文似的在电脑前拄着下巴,盯着那个光标频率固定地闪动着——值得高兴的是他并没有趁机肝一盘LL——后边是不是应该写点什么,显得正式一点?但写什么好呢,王队我仰慕你好久了?我今天不该训练走神?我真的不是痴汉?——等等越来越奇怪了!高英杰甩甩脑袋把那些不靠谱的念头扔出去,然后干脆利落地点了发送申请。

        ……什么他居然点了发送申请?!明明语气都没酝酿好?!要是队长觉得他没有礼貌怎么办?!

        就在这时,被环境扭曲成天籁之音的咳嗽音效响了起来。

        高英杰点了两三下才戳中那个欢脱地跳跃着的小喇叭,窗口弹出来,“王不留行通过了您的申请。”

         少年兴奋得一跃而起,紧接着脑袋撞上了从上铺延伸出一点的纳物盒……似乎还撞出几颗火花儿来。然而他只是揉了揉脑袋,坚持在空无一人的寝室里完成了旋转三周半,然后冷静地坐回电脑前。

        高英杰把备注打成王杰希,想了想又加上微草队长四个大字,拖到“微草”分组下。“微草队长王杰希”这个备注躺在一群训练营里认识的少年之间显得有些突兀,于是高英杰新建了一个分组,名字改成微草战队,并把那一个人拉近了这个分组。

        微草战队 1/1

2.

      “微草战队”列表一人独占的时间持续了没多久,因为夏休期之后他就被王杰希捞进战队了。一进战队群,那些顶着游戏里有名昵称的家伙一个个都忘了自己当年是怎么围观他被王杰希虐的,纷纷扑上来给予新人最诚挚的问候,其中也包括了比如“千万别告诉袁柏清你把零食藏哪了!”这种落实到细节的内容,当然这个小细节遭到了袁柏清的激烈反驳“有种下次邮过来零食你们别吃!”于是挑起话题的人左一个扯绿化右一个扯房价,气氛和谐蓬勃向上活像一群三四十岁的上班族。

        王杰希不常在群里发言,他负责QQ聊天的那部分脑细胞似乎都去和联盟里著名的不要脸大手较劲了。不过他的大部分脑细胞还是用在增强微草的实力上,于是高英杰训练的时候常能感受到来自王杰希的温度。

        秋老虎渐渐消退而暖气还没烧起来的时候,空调似乎怎么也点不到合适的温度,有个人靠着真真是极好的,尤其是这个人浑身上下都散发出让人心安的气息。他常在王杰希指导时故意往对方那靠靠,使两个人的接触面积更大一些,然后在键盘上精准地手指翻飞来博得王杰希的表扬,相处模式倒是越来越像父子。

        高英杰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有一天他出门忘了看天气预报,回来时已经冻得哆哆嗦嗦的了,王杰希让食堂帮忙煮了碗红糖姜汤,“多放点糖。”他这么对食堂的人说,然后亲自督促高英杰喝下它。

      “队长……我还是吃药吧,好不好?”抿了一口,红糖的甜也掩盖不了姜丝渗出的辣味,高英杰只希望卖萌过关。

      “不行。”王杰希铁面无私,“是药三分毒,你先喝下这个祛祛体内的寒气,不容易感冒。”

        高英杰沮丧地垂下脑袋,用“咕嘟、咕嘟”的速度喝着姜汤。

        王杰希看着小孩情绪低落的样子,叹一口气然后揉揉他的脑袋,“这样吧,下次在比赛的城市里多呆一天,权当自由行了,如果感冒了就得一个人留在微草了哦。”反正也没有比赛,只是观摩实战而已。

        对面的眼神立马亮了,还是贪玩的小孩心性,于是速度顿时进化成“咕噜咕噜!”却因太呛五官都拧到一起了。王杰希被他这幅滑稽的样子逗笑,“不想再喝这玩意的话,下次记得多穿点。”

        高英杰点点头,一边喝一边偷瞄认真监督的自家队长。

        突然有种幸福的感觉。

        回到寝室后,他翻开QQ列表,把王杰希的备注改成了大眼爸爸。后面还附带着一张笑脸。

3.

        那年冬天的雪格外多,一些微妙的情绪也随着纷纷扬扬的雪花慢慢堆积起来。

        这种父与子的和谐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暖气把屋里烤得和夏天一样,人贴人只觉得热,高英杰仍喜欢往队长身边靠靠,他才觉得哪里不对。 

         到后来他发现自己的视线总是不由自主地往王杰希身上落时,他就知道哪里不对了。

        自己对队长抱有超乎寻常的情感,或者说是喜欢。

        不知别人是否有过同样的感受——当你喜欢上一个人,就容易产生自卑感,觉得那人浑身上下都聚着光,而自己只是为那光痴迷的许多人中最不值得被喜欢的一个。为了不给那人造成困扰,你甚至不敢将心情表露出来,甚至有一天他向你告白你都会冷静地拒绝。

        高英杰一直都是这种心情。他觉得即使自己和王杰希朝夕相处,也从未真正进入对方的世界,王杰希对他的感情就像长辈对疼爱的晚辈,然而这种关系的人永远没法站到相同的高度。

        他想与王杰希并肩而行,却觉得自己永远也到不了他所在的世界。

      “英杰……英杰?”高英杰一惊,从发呆切换到现实就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一双大小眼,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马上就要比赛了,收收心。”王杰希对他的状态很不满,“不要为无关紧要的事分散注意力……”他的话头停住了,因为看着他的高英杰眼睛突然有些发红。

      “……今晚比赛之后你来找我吧,我们谈谈。”临时改了到嘴边的话,王杰希揉揉高英杰的头发,转身离开。要是今晚能有转机就好了,王杰希想。

        高英杰目送王杰希的背影离开。

        队长,你是知道的吗?

        然而那对你是无关紧要的事吗?

        他攥紧手机,微草战队分组下,“王杰希”由于按首字母排列只停留在不起眼的位置。

4.

        五点一到,办公室的人早已收拾好东西往外冲。高英杰倒是不着急,步行党从此不担心高峰期拥堵。还没过几分钟,手机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杰希。

        他没有来地有些开心,连声音都带上了笑意。“喂?”

       “……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么?”电话那头似乎不太适应他这个语气。

       “是啊,你打电话来了。”

        王杰希寻思就跟平时我不给你打电话一样。“买点土豆回来,今天想做可乐鲜虾饼。哦对,家里黑胡椒粉也快没了,最好今天捎回来。”

      “不需要可乐么?”两个没有喝碳酸饮料习惯的人家里是没存货的。

      “可乐只是个谐音。”王杰希耐心地给自家料理白痴解释,“你买回来就好,剩下的交给我。”

      “杰希。”

       “嗯?”

      “能和你在一起真好。”

      “……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

5.

         王杰希能注意到高英杰每天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但他只当这是青春期的冲动,等新鲜劲儿过了少年会就知道找个漂漂亮亮的大姑娘才是正道理。

        然而这怎么就愈演愈烈了呢。

        那天比赛高英杰表现得还不错,晚上少年来到他的房间,两人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坐在椅子上,说是要谈谈,却没人清楚该怎么开头。

        最终高英杰打破了沉默。“队长……对不起。”他把头低得很深,眼睫毛有些轻微的闪动。

      “你为什么要对我道歉呢?”

      “因为我,给队长造成困扰了吧。”高英杰不敢看王杰希,“我以后会努力克制自己的,我——”

       “如果你说的是自己的状态的话,那确实给我带来了困扰。”王杰希觉得自己有必要打断他的话,“然而如果你说的是对我的感情的话,并没有。”

        少年的眼睛睁大了,似乎没想到王杰希会是这样的反应。

        王杰希继续说下去,“我不会要求你强行压抑这种感情,但假如我是你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那就得好好负起责任来吧。”

      “不不,不是队长的错——我喜欢队长是单方面的,所以队长没有错!”高英杰显得有些慌张,拼命辩驳着的口吻有些孩子气。

         王杰希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话题总算可以顺利进行了,“那你觉得是什么造成了自己的状态不佳呢?”他认真地看着高英杰的眼睛——以前希望他打起勇气的时候,自己也是这么做的。

        高英杰渐渐冷静下来。“我觉得自己和队长差的太远了……而且,像在两个世界似的。我大概没法融入队长的世界吧。”

       “你怎么会这样想?”王杰希不解,明明朝夕相处的他们从某种意义来讲已经是最亲密的人了。

       “因为我没法像其他人一样,和队长聊得那么好,如果离开了荣耀的话。”高英杰逻辑流畅得像是早就有所思考,“我觉得蓝雨的黄少天前辈和喻文州前辈是可以和您比肩的人——有时会很羡慕他们。”

        王杰希想想与自己在训练营时期就结下梁子的剑与诅咒,顿觉恋爱中少年的逻辑真是难以理解。他走到高英杰身边坐下,拍拍对方的腿,对他说道:

      “每个人的圈子都是不同的。你觉得我和你‘不在一个世界’,是因为你只看到我在其他圈子的活动,却忽略了自己与我的相处。仔细想想看,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

      “至于喻文州、黄少天这种关系的朋友,你在荣耀的舞台上也会结识许多,并且发展自己的圈子,并不一定要强迫自己融入。而且我相信,在荣耀中未来的你,绝不会比我逊色。”

        少年微微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他的眼睛在酒店不甚明朗的灯光映衬下清澈透亮起来,然后突然抱住了王杰希。

        王杰希:“……?”等等?!这少年是已经继承自己不按常理出牌的思路了吗?!虽然这么想着,但他并没有挣脱高英杰的拥抱。他听见对方说,谢谢你。我喜欢你,队长。

        王杰希觉得自己是被对方胡乱在键盘上按出的技能戳穿了帽子尖儿。

6.

        在那之后经过一段磨合,两个人的关系微妙地亲近起来,偶尔还能一起出去逛逛(yuehui)什么的,然而王杰希发现自己大概真的没什么浪漫细胞,最令人发指的一次就是电影看到感人高潮时高英杰向他伸出手,他想也没想就把爆米花递了过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杰希你简直是我见过最没情调的人了!”王杰希可以预见电话那头的黄少天正在床上翻滚,“相比起来你和我们队长差得太远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杰希沉默地捂脸,“……麻烦换你家队长接电话。”

      “没想到王队不擅长这些,让人有些意外呢。”喻文州毫不掩饰自己的笑意,“所以王队想咨询我们些什么呢?”

      “我想知道,这是我自己经验不足,还是因为感情没到位才会变成这样?”

      “这就要问你自己了呀。”喻文州一副知心大哥的姿态,“互相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放手,感情这种事,并不是靠约会的感觉就说得清的,不是么?”

        王杰希若有所思,点开了小企鹅。

         不知什么时候,高英杰已经躺在一个单独的分组里了。

7.

        最近老王同志被公司强制休假,每天在家研究各种菜谱,可乐鲜虾饼就是其中一个。至于为什么休假的人要指使上班的人买菜——

        当然是因为懒啊。

        锁孔传来钥匙的转动声,已经完全出落成挺拔大人模样的高英杰出现在门口,穿着西装,手里拿着一袋子土豆和两小瓶黑胡椒粉,还买了点王杰希爱吃的水果。他一进门就看见王杰希坐在沙发上,对他伸出双臂。

        于是他很自然地把人拥入怀中,给了对方一个吻。

        不需要任何冗杂的道理,只要两个人都幸福,就是最好的结局,不是么?


下一个 @摇摇摆摆猫头鹰  题目是结婚。没错我想看这玩意很久了——

评论(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