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下肉松熊

码字复健中。绘画进步中。高考准备中。

【百日高王DAY32】杰西卡漫游仙境

补档。写完了!有生之年啊!

然而……我到底写的是什么鬼辣X

全程童话故事

因为是梦境……看到的OOC都是有意的。然后人物设置没有任何特殊含义,想到谁就设定成谁

特意去重温,刘易斯的想象力还是太厉害 放到今天也很难啊X拜触。


一、一切开始的场合

       这日,天公作美,B市的小风凉凉地吹着,薄云挡住刺目的阳光,只把柔和光芒散射向大地。是个适合野餐的周末,微草一行人扛着大包小卷来到了附近的公园,在一块零星点缀着野花的草坪上将餐布铺设完毕。好吃的全从包里倒出来,手速飞快的年轻人们饿虎扑羊般扫荡起食物,看起来像被食堂虐待了三天。

       王杰希倚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小憩。树冠在他身边投下浓密的阴影,微风调皮地穿过他的短发,将几小撮扬起来。倦意被这风挑起了,他正昏昏欲睡,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强烈下坠,猛地一激灵。

       听说很多人都有过相似的经历,辛勤的学生党和劳苦的上班族感受尤深。作为后者,王杰希深切地感叹了下自己的不易,准备继续入眠。

      “哦不哦不哦不!我要迟到了!我要迟到了!”他突然听到了个熟悉的声音喊道。循着声源望去,一个人影正朝他的方向冲刺而来,脑袋上有两个又长又软还一晃一晃的东西,身后尘土飞扬。

       等那人跑近了,王杰希不由深深忧虑起微草的未来来——高英杰脑袋上戴着一对毛茸茸的兔耳朵,手拿巴掌大的精致金怀表,一边看一边跳跃着跑动,跑到他眼前时还特意朝着他的方向大喊,“我要迟到了!我要迟到了!”喊完从王杰希眼前跑过去的时候,屁股后面还接了一个白色的短尾巴。

       王杰希:“……”

       没错,一定是他打开的方式不对!怎么可能在梦中清晰地呈现爱丽丝梦游仙境的开场并吐槽?!

       这样想着,王杰希立即猛掐自己大腿。

       ……疼死了——!!!

       四下张望,哪还有什么吵吵闹闹的微草队员和一地食品或食品的尸骸,他身边不知何时多了载着花瓣和落叶缓缓流淌的小河,而刚才高英杰兔跑过去的方向则凭空出现仅容许一人躬身通过的……兔子洞。

        王杰希:“……”怎么,这是逼他去钻是吧,不像爱丽丝一样被折腾得又大又裙子翻起就醒不过来是吧!这肯定是敌方战队的阴谋啊!

       正这么想着,远处居然又传来了兔子的声音。“哦不哦不哦不!我要迟到了!我要迟到了!”带着兔耳的年轻人仿佛倒带重播般从远处飞奔而来,一眼看自己的怀表一眼看王杰希,像是再说你再不跟我进去我就播第三遍。

       王杰希无奈,慢吞吞地走到兔子洞旁边——他心理极其抗拒——一弯腰钻了进去。

 

       二、大小药的场合

       洞内的空间比外表看起来大得多——反正想在这个世界追求逻辑纯属无稽之谈。他在这个黑漆漆的空间里向前走了几步,突然一脚踩空猛地掉了下去!和那个巨大的空间相称,地洞在最初也仿佛无限宽大,但随着深度增加,它变得越来越窄并扭曲了起来,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以一个极其别扭的姿势被卡在洞中,双腿动弹不得。

      “咦咦呀,这个庞然大物是什么?”

      “这必然是那家伙的秘密武器了,我的朋友!”

        两个大概少女拇指大小的人儿正围着王杰希在墙壁上蹦跳着,他们太小了又离王杰希太近,以至于无法一眼看完他具体是什么东西。

        王杰希本着鼻子下面就是路的原则向两个小人问道,“你们好,我是一不小心掉到这里来的。有什么可以让我不被卡住吗?”

       两个小人吓了一跳,找了半天才跳上王杰希眼睛正对的墙壁上。王杰希这才发现这两个人……看脸的话根本一个是方锐一个是魏琛!此刻他们正围着他一大一小两只眼睛好奇地看着。

      “只有变小啦!”魏琛说道,拿出一个什么东西(由于离的太近他看不清对方拿的是什么),“这是变小的药剂,你试试!”

      王杰希张开嘴,魏琛把那玩意扔进他嘴里。

       什么都没有发生。

       王杰希:“……”说好了只要吃点什么体积就一定能变呢!这是哪门子的爱丽丝啊!

      “怎么可能,这药绝对管用的啊!”方锐眨着真诚的双眼,突然灵感迸发,“对了!它的使用对象是‘可爱的小女孩’,你,是可爱的小女孩吗?!”

      “……不是。”王杰希想撞墙。

      “这样啊,我看你也是一大把年纪没女朋友的宅男。”方锐惋惜地摇头,一箭射穿王杰希的膝盖。他也掏出了一个什么东西,“为了解救你于水火之中,让我先将你变成可爱的小女孩吧!”

      “我拒绝!”王杰希果断回绝,感觉自己的某个部位有一丝凉意,然而方锐的魔法棒(也许)已经挥出,漫天的小光点笼罩了王杰希,突然一起飞溅成炫目的光芒,刺得王杰希连忙紧闭双眼。当大小眼再次睁开时,他平视时的视野下方多了一个粉色的大蝴蝶结

       他僵硬地低下头,看到了在洞壁上挤得鼓鼓囊囊的粉色蕾丝蓬蓬裙。不过他的某个部位似乎没发生什么变化,看来只是魔法少女的变身而已。

        ——等等什么而已?!他明明没有习惯这个坑爹的世界啊!

       他张嘴正打算说点什么,魏琛已经把又一瓶魔药丢进他嘴里了。这把作用效果卓越,王杰希直接变得像魏琛方锐二人一样小,只在空中悬了一瞬就由于重力加速度从洞中再度坠了下去。

      “别了,杰西卡女士!你超正!”方锐挥舞着小手绢,“记得帮我向女王带好!”

        哦,这个世界的主角还是从爱丽丝变成杰西卡了啊。王杰希脑子一片空白,仰着向下坠落。

 

       三、怀表兔的场合

        等坠落到一定速度,杰西卡的裙子砰地撑开呈伞状,空气阻力托着王杰希慢悠悠地落在毛茸茸的白色地面上……然后饰有蔷薇花的大头皮鞋在那地面上打了个滑,地面发出他从没听过的惨叫声,紧接着那毛茸茸的东西产生了变化,竟变成了一个和王杰希现在大小差不多的兔耳少年,穿着休闲款西装,衬衫外套小马甲,胸前的兜边露出怀表链子。

       “……英杰?”王杰希不确定地叫他。

        高英杰兔揉揉后背,并没有对那称呼应声。它的耳朵仿佛长在脑袋上一般抖了抖,朝王杰希伸出一只属于人类的修长的手,上面戴了白色的手套。“请跟我来,杰西卡小姐,我们要迟到了。”

      “我们要去哪里?”

      “皇后的裁判庭。”

        ……等等这剧情跳得有点快吧?!他还什么错误都没来得及犯呢!难道这个国家要给穿女装的男人死刑吗?对了,他现在一个一米八一的男人还穿着粉红色的小洋裙,皱褶和花边的处理都异常精致,剪裁虽意外地贴合身材,但效果比那个扎双马尾跳宅舞的外国大叔好不了多少。

       他把手交到高英杰手里,隔着手套能感觉到真实的温度。

      “对了,能让我换个衣服么?现在活动有点不方便。”王杰希有些迟疑地开口。眼前的少年除了面容和身材外都和高英杰不甚相像。

       高英杰兔诧异地看着王杰希,“当然可以,不过我们快要迟到了,在你见了皇后之后再换吧。”他脸上的表情突然产生了微妙的变化,露出一个近乎狡黠的笑容,“而且你穿成这样也挺不错的,平时绝对没有机会看到吧?”

       王杰希楞了一下,“你说什么?”

       那兔子被这么一说,脸上的表情也切换回诧异,仿佛狡黠的笑容只是一层能被轻易撕下的面具。

      “我们快走吧,等的时间长了,女王会发怒的。”高英杰兔拽住王杰希的手,他们走着走着世界就变成了扭曲的盗梦空间,踏着五彩粉尘洒出来的路,他们一路过雪山走草地,上刀山下火海,不由让人想起那句名言,这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也成了路。

 

       四、永茶会的场合

      “渡过这条河就能到裁判所了。”高英杰兔看着眼前随时都能掀起海啸的汪洋大海,愉悦道。

        王杰希:“……”

      “但我们现在没有渡河道具,只能向这附近庄园的主人借。”

      “渡……渡‘河’道具?是独木舟么?”王杰希想要是你回答我是我就能施展巴拉拉魔力把你扔下海去。

      “当然不是。”高英杰兔笃定地说,“那种东西怎么能渡河呢?我们需要的是能抵挡洪流的茶杯啊。”

        王杰希:“……”

       仿佛是为了响应高英杰兔的话,离海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庄园,周围还种着漂亮的玫瑰。从庄园里飘荡出熟悉的曲调,“Happy unbirthday to you~Happy unbirthday to you~To me? To you! For me? For you! Happy unbirthday to you——”

       杰西卡小姐的处境十分绝望,前方是汪洋大海和硬想坐在杯子里渡海还和他徒弟长一张脸的兔耳少年,后方是一群唱着祝你非生日快乐的神经病。最可怕的是,他觉得那些神经病中声音最高的那个好像很耳熟,像是某个总在荣耀语音里影响群众鼓膜的剑客……

       他决定趁兔子没看见去庄园里看看。

       杰西卡提着裙子(习惯了)迈进庄园的大门,在玫瑰簇拥之间摆放的是一张贵族式长桌,桌子尽头坐着戴高帽的“疯帽匠”,帽子底下一张喻文州脸。他旁边正在举杯畅饮的“三月兔”一头毛茸茸之下分明就是黄少天,而另一个套着老鼠布偶装的少年正舒舒服服地背对桌子躺倒,大概是卢瀚文。

       疯帽匠喻文州痛快地将杯中的红茶一饮而尽,茶杯拍回碟子里的气势仿佛烈士将酒碗摔在桌上,他看着王杰希,露出了仿佛属于正常的他的温和笑容。“没座位了哦。”他说。

       王杰希的目光扫过长桌旁边至少十把空椅子,默然无语——虽然这他也习惯了。

        三月兔黄少天冲过来揽住他,“嘿漂亮的姑娘,来和我们一起开茶会吧!我们正在庆祝自己的‘非生日’!今天是你的非生日么?”

      “是的。”王杰希点头,为了融入气氛他很豁得出去,“为什么要庆祝‘非生日’呢?”

      “你这问题问得太好了!让我给你好好讲解一下!”黄少天的脸搭配无穷无尽的话唠让在诡异世界中流浪的王杰希倍感亲切,热度像能催开花似的。“你们每年都要庆祝生日对不对?然而我们日常生活的每一天就不值得庆祝么?每一天的时光都是上天的恩赐,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走过的痕迹,难道我们不该为它举杯么?这里永远是下午茶的时间,让我们尽情享受这欢愉吧!”

        看着三月兔的眼里闪烁着光芒,王杰希不由说道,“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正因如此,庆祝才应该留在每天都付出辛勤努力,一步一个脚印地取得成绩之后。它会使生命与值得庆贺的东西一同变得厚重。”

       三月兔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他,仿佛找到了人生知己正要大力握手,而疯帽匠不知什么时候沿着桌子一路来到王杰希眼前。“杰西卡小姐,你还有时间在这里浪费么?女王召唤你了啊朋友!要是掉了脑袋,我们还怎么一起喝下午茶呢?”喻文州脸特别自然地掏出一把餐刀将桌子上的茶杯连带着杯碟一分为二,在每半个茶杯里倒满红茶,递一杯给王杰希,“来吧朋友,祝你好运!”

       杰西卡看着那个不科学的茶杯,突然想起高英杰兔说过的茶杯渡海术。没准这东西真能帮他呢?他和疯帽匠喻文州碰杯后想都不想就将杯里的红茶一饮而尽。

       正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有了高英杰兔的保护他虽然一路没遇到什么危险,却也并不记得仙境里的东西一啃就会让人变大或变小。

       这回喝下的显然是巨大药剂,由于一次喝得太多,他脚上的那双大头皮鞋很快长得和长餐桌一样长了。王杰希现在的心情仿佛被善良市民围观的奥特曼穿着粉色裙子在打小怪兽,要多羞耻就多羞耻。他不由庆幸起来,幸亏这是梦境,否则自己在队员们面前的威严就彻底保不住了……

       “……杰西卡小姐?!”

       脚旁边传来惊呼声,高英杰兔拿手捧着两颊,一张脸吓成耳朵毛色。

       王杰希看着与自己日夜相处的一张脸,不由将脸深深地埋入手掌,脑袋上两根小辫子晃了几下,像地震中的电线杆子。

 

       五、柴郡猫的场合

       王杰希把高英杰兔和画风异变的蓝雨一家人装进裙子的口袋里,用三分钟走过了那片一望无际的拦路海。海的对岸就是红心皇后的宫殿了,但以杰西卡现在的身材,说一巴掌把宫殿拍扁都有人信。他视线与几片云平齐,正想着自己再怎么高也不至于撞到云吧,其中的一片就嘟嘟嘟地朝他开了过来。

       等它开到一定距离,一对猫耳率先从云中露了出来,紧接着身着条纹西装的男人整个儿在云上显形。不得不说这西装品味极差,粉紫相见,本该绑着领带的地方长出一只铃铛。猫耳男用手拨拨铃铛,拽起一片云卷成烟卷儿,狂放不羁地对眼前的庞然大物道,“喲大眼,借个火?”

        王杰希:“……”不要被称谓迷惑了!不随身携带打火机的怎么可能是真的叶修!“没问题,你要是能告诉我该怎么从这里出去我就帮你。”

      “出去?怎么能想着出去呢,你还没有经历最重要的阶段。”柴郡猫叶修翘起二郎腿坐在云朵边上。

      “最重要的阶段?”

      “当然是你从少女变成女人的阶段了。”

      “……”杰西卡果断绕过柴郡猫,一巴掌挥向宫殿,正在手掌要接触到房顶时那朵云紧急转向冲向巨大手掌,小小的云竟轻而易举地将手掌弹开。

       柴郡猫站在云上,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把枪,没准刚才提供俯冲力的就是枪向后射出的子弹。紧接着那枪发生了变化,部件没经任何人手动操作就变成一把长矛,柴郡猫把矛抡得直转圈儿,最后牢牢地将利器攥在手里。

       见对方坚持不肯让他砸房子,王杰希只得硬着头皮问道,“……是怎么样的过程?”他此刻特别庆幸这个世界的规则是混乱的。

       “寻找你的伴儿。”柴郡猫把长矛变回伞的样子,“你看这里的家伙不都是以两个或以上的方式出现的么?别拿那种眼神看着我,这里寄居着一个灵魂。”他摸摸伞,仿佛他说出的是万有引力定律。

       王杰希寻思着千机伞再怎么跟随你过关斩将也不至于闹鬼啊。不过,甚至就连叶修和伞都能成一对,那他还有四个同伴怎么解释?在他向柴郡猫请教这个问题时对方露出了柴郡猫的招牌咧嘴笑,夹杂着叶修本身的嘲讽光环,“提问:这世界同行的人那么多,有几个能陪你一辈子?!”

      “……”王杰希真想说我他妈不是和世界谈人生来的,我只想赶快回到原来的世界啊!“严格来讲,没有。”答案仿佛早就在大脑里形成了,“难道你说的伴儿就能陪你一辈子吗?”

      “什么,你问我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因为他们被爱伦坡牵绊在了一起。”

        没人想问你这个好吗!

       这时他突然想起一个人,那人还在他兜里放着呢。他小心翼翼地掐着高英杰兔的腰把他从口袋里拎出来,“我是被他带到这里来的,他一直是一个人——可别告诉我,怀表里也有灵魂。”

       高英杰兔被掌心拖得很高,有点瑟瑟发抖。

       柴郡猫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仿佛能看穿他的前世今生似的。

      “哦,他确实是一个人,所以要到处寻找同伴,去女王那登记认证才可以。本来你们还可以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在那里提交登记信息,但……你们是淌海走过来的吧?”

       “是的,怎么?”

       “那二维码贴在茶杯状潜水艇的天花板上。”

       “……在网络上提交登记信息会怎么样?”

       “你们就能出去了呀。”

        王杰希觉得自己还是走回去变小再进茶杯潜艇比较靠谱。这时他手掌上传来一个轻微的声音,他没听清就又问了对方一遍。

      “那个,”高英杰兔提高音量说,“我们没有手机。”

      “就是这样,”柴郡猫露出了柴郡猫一样的微笑,从云里撕下一块直接丢进杰西卡的嘴,“祝你们幸福!

       这云怎么没味儿啊——这时杰西卡变回正常体型前最后的想法。世界在最后一刻,运行了云是由小液滴组成的原理。

 

       六、王杰希的场合

       除了高英杰兔,蓝雨一家也撑爆了杰西卡的小裙子纷纷落到地上,但他们很快就不知所踪了,只剩下四仰八叉的一个女孩和一只兔子。故事仿佛又回到了开始,但他要和长有自己徒弟脸的家伙领证了……

       柴郡猫叶修在空中大喊,“喂你还没借我火呢!”

     “等回去了我会给你邮两包烟的!”王杰希也朝天上喊。

       口袋被涨破的小裙子显得突兀滑稽,不过杰西卡小姐姐胜利在望,也不打算换了。谁知此时天上的白云纷纷不堪重负般降到他们头顶的天空中,四个小人儿……王杰希使劲揉揉眼睛再朝云上望去,霸图F4正穿着黑色的军服,手里拿着油漆桶和刷子不停向云朵涂抹红色颜料。“Paint the clouds red! Paint the clouds red! We’d paint the clouds red or we’ll lose our heads!”他们边唱边工作,居然还是动画改编的版本。然而四人的声音都不差,合在一起甚至有一种别样的美感,王杰希正认真地考虑劝诱他们去混演艺圈。

       然而为什么是红色的云?漆成乌云的话一场雨浇透倒也正常,红云是要下……血么?!

       他顿觉不妙,拉着高英杰兔就想跑,但一开始还大喊着我要迟到了我要迟到了的兔子却不太配合。转过身来,他对兔子说道,“怎么了?你不用急着见女王了么?”

        “你要走了么?”

        王杰希觉得莫名其妙,“是啊,不是要去见女王么?”

      “你要走了啊。”

       高英杰兔有些沮丧地低下头,耳朵耷拉在空中微微摇晃。他把嘴唇抿得薄薄的,失了血色。

        不知对方突然翻涌起来的悲伤从何而来。他们不是只有一路同行的情分么?这种情深深雨蒙蒙的感觉让他都忍不住要去安慰对方了,却不知该说些什么话。

        在他的视野中,天上飘下来一枚赤红的花瓣,打着旋儿在高英杰兔身后落地。紧接着,红玫瑰的飘落主宰了整个天幕,花瓣纷纷扬扬地下坠,每一片都飘得那么自由,仿佛拥有灵魂。它们飘落在高英杰兔的柔软发丝和肩膀上,也飘落在杰西卡的粉色连衣裙上。

        蕾丝蓬蓬裙花瓣腐蚀般渐渐化作碎片,风一卷便消失不见了,而在裙下露出的却是笔挺的白色西装,几片花瓣聚集在胸口处,幻化成一枝盛放的红玫瑰。

       高英杰兔身上的服饰也变化了,在他眼前变成了与他款式相称的西装。对方再次抬起头来时没由来的悲伤已经消失殆尽,没征求他同意就牵起了他的手。“那么请最后陪我走这条路吧,杰希……先生。”兔子说道。

       刚才被漆成红色的云彩还在下玫瑰花,不过此刻大部分都铺在直通女王宫殿的路上,只有稀疏的一部分继续飘零。王杰希与高英杰兔并肩同行,宫殿大门在他们面前轰然洞开。

       皇后就遥遥地坐在大厅对面的高背椅上,单手轻触身前的长桌,看不清脸。她身边有两列人马,而桌前摆放着看上去是被告席。

       原来裁判庭就设置在宫殿里。不过登记要在裁判庭上进行么?

       王杰希觉得脑子有点乱,单高英杰兔似乎没觉得哪里不妥,于是他也跟随对方走了过去,共同站在被告席上。这时,他看到了皇后的面容。

       ——那是和他一模一样的,一张脸。

      他是这个梦的主人,所以最后Boss也是他?

     “被告,你们可知罪?”皇后王杰希坐在审判长的座位上,锐利的目光扫视被告席上一人一兔。

      “我知罪,皇后陛下。”还没等王杰希思考,高英杰兔抢先一步回答道。

       “哦?我从未见过知晓自己罪行之人,说来听听。”

        王杰希掩面,为什么这个中二病一定要顶着自己的脸说话呢……

      “我们犯下了让伴侣孤独等待的罪。我们本该并肩走过每一天的光阴,然而却相隔至此。”

      “很好。”皇后拍手,“那么你也一定知道赎罪的方法了?”

        高英杰兔顺从地点头。“知道,”他说,举起和王杰希相握的那只手,“我们将永远陪伴在对方身旁,以全部的爱珍惜,直到这个世界终结。”

        皇后满意于他的觉悟,又转脸问王杰希,“你呢?”

      “……我愿意。”

      “我的同志们,你们同意承认他们从此成为彼此的伴侣么?”

       分列两侧的陪审团一个个露出了真面目。

     “同意!” 

     “同意!”

     “当然同意啦!”

     “……”王杰希的视线慢慢扫过身着长袍的许斌,袁柏清,刘小别,柳非,周烨柏,肖云……以及等等人,在心中给他们记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那么,恭喜你们成为伴侣。”皇后一锤定音,“现在你们有什么想跟对方说的么?”

        话音刚落,皇后所在的位置突然白了一块。紧接着,幻境从那一点崩塌开来。

       高英杰兔注意到了,却没有表示惊讶。

     “你要走了呢……你应该走了。”他说,“你是我最憧憬的人。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最后的最后,能叫我的名字么?”

       王杰希看着对方的脸,样貌与记忆里的少年重合。他控制不住地开口,“高……”却没能听见尾音。

       对方朝他笑了一下,凑过来亲吻他的脸颊。

 

        七、一切结束的场合

       王杰希睁开眼睛。

       脸上的触感一闪而过。抬起头,高英杰和他的距离近得吓人,而少年的身躯则在他与微草野餐大队之间形成了一个隔断。

        高英杰似乎没想到他会醒来,脸一下子就红了,“那个……是掷骰输了的惩罚,我挡住了,没碰到,真的!”

        其实碰到了——我故意的。他在心里说道。

     “哦,扔骰子是吧。”王杰希起身活动筋骨,“走,英杰,让我们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欸?!队长你怎么……等等我啊队长!”

        至于后来,王杰希气贯长虹地掷出了个1,那就并不是我们要说的故事了。

 

下一天是千纸鹤 题目为【我想要你!】武侠风 请你好好加油啊(拍肩膀

评论

热度(15)